记者 | 郑萃颖

编辑 | 沈霄戈

1

郭欢欢在浙江湖州的莫干山上经营着两间私宅民宿。

今年春节前两天,他驱车下山去德清县城,采购了一千多块钱的菜和物资准备接待客人。路上突然想到最近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新闻,他又跑到药店买了4包口罩和2支温度计。晚上他想给前来的客人多备点口罩,再次跑去县城时,发现已经没货了。

不过,他很快发现不用准备口罩了。大年初一上午十一点半,莫干山景区管理局通知,从中午十二点开始,景区将关闭,民宿暂停运营。

当郭欢欢一一打电话抱歉通知客人时,其中一位正从德清县火车站打车来莫干山,他听到客人直接在电话里跟司机喊“师傅我们回火车站,我要回家。”

春节的生意没了

据记者了解,目前德清县700多家民宿全部暂停营业,春节期间当地的民宿预订约为3万人次,最后全部劝退。 对大部分民宿主来说,往年春节假期的收入占到民宿全年收入的5%至20%之间。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莫干山民宿产业影响情况调研报告》中,参与调研的178名民宿主们大部分认为,民宿空置期预计将持续2个月以上,半年以内。

因为本次疫情导致民宿经营者承受的直接损失,有64人估计在10万元以下,有77人认为在10至30万元,22人估计的损失在30至50万元。

关于民宿目前最大的困难和挑战一项,民宿主们投票最多的是“归还银行贷款”,其次是员工工资发放,和房屋租金支付。

莫干山的民宿面向中高端可群,竞争压力大,不少民宿经营者选择向银行借贷,以较大金额投资进行民宿的房租租赁、装修和经营。

2018至2019《德清民宿产业发展报告》显示,德清民宿客房均价保持在 800 元以上,远高于全国客房均价 (268 元),外来投资者从当地居民手中租赁房屋开办民宿,占比为 26.99%。

抱团自救

郭欢欢的两间民宿莫干山白云深处从前慢民宿、莫干山白云深处府邸,共11间房,原本初一至初六全部订满,取消了春节所有订单后,预计损失近8万元。他和妻子去年9月刚接手这两间民宿,疫情让他的现金流吃紧。

在和团队讨论解决办法时,他看到阳台外的莫干山出现了壮观的云海,想到此处一天多变、四季不同的景色,他们想到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发放“四季礼遇卡”,预售促销。

情人节当天,他们在网上发布莫干山白云深处住宿的打折产品,平时客单价1000多元的房间,4晚1688元,一年有效期内,客人必须分四个季节来使用。

第一波活动很快收回了一部分现金流,解决了白云深处两家民宿5名工作人员的1月份工资。

白云深处从前慢民宿屋后 雪后初晴的莫干山。 供图:郭欢欢

这仅仅是莫干山民宿经营者们想到的自救方式之一。

上述调研报告中显示,为度过困难时期,民宿主们想到不少办法,比如自己动手修整民宿,利用周边空地种植蔬果,减少长期性用工,改以临时性用工,积极开发新产品,以降低房价预售的方式尽快恢复经营。也有少数民宿主考虑,将民宿整体转包。

对接莫干山地区的美团民宿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在疫情带来的危机感之下,原本各自为营的莫干山民宿经营者们,正在尝试抱团协作。

“大家正在讨论与美团合作,对各家的产品进行深度整合。”该负责人说,“莫干山不能一直靠‘洋家乐’来吸引客人,新一代的消费者正在年轻化、个性化。”她透露,疫情之后的莫干山,会将特色餐饮、本地风俗活动、民宿住宿,以及骑行、马术等各家的休闲娱乐活动进行产品组合,线上销售。

还有的民宿选择加入了“如程民宿卡”,以较低价格将一年的房间库存包给如程,平台给民宿经营者收入保底。如程是2019年新成立的一家会员制特色度假酒店预订平台。

“如程就像民宿业的’拼多多’,”莫干山橙月民宿的经营者阎兴�E告诉界面新闻,“相比其他人在线上营销上想办法,我的民宿规模较小,成本可控,可以趁此机会进行产品内容上的升级。”

阎兴�E打算在疫情之后强化自己民宿的标签,“黑胶”、“烘焙”、“健康生活方式”。

他一直喜欢收藏黑胶唱片,现在打算把这一特色做到极致,用做分享。“如果发展成莫干山的黑胶爱好者的俱乐部,那民宿的经营也不太会受淡旺季的影响。”

橙月民宿,阎兴�E收藏的黑胶唱片。 供图:阎兴�E

另外他发现,由于身处乡村,各家各户总有块小院种蔬菜,疫情期间菜的供应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而城里人们可能要为出门买菜发愁。他有了个“一米菜园”的计划,等经营恢复后,教客人种菜、识别菜,提供一米见方的器皿、土壤和种子,当场播种,可以带回家阳台养植。

“乡村旅游会比其他旅游恢复更快,一方面乡村人口不密集,另一方面旅游恢复苏也会从周边游开始。我们趁现在做些功课,把客人精确分类,将每个民宿作出自己的特色来。”阎兴�E说。

雪后莫干山。供图:郭欢欢互助卖农产

同样受损的还有莫干山附近的农户,民宿主们向他们提供了互助。

莫干山附近有成片成片的竹林。在德清县龙胜村,村民靠山吃山,和竹笋相关的收入占到几乎每家的80%。“现下时节笋子一天就长出来,有雨。长得更快,如果不及时采挖,第二天的笋就太老太长了,隔几日,竹林就下不去脚了。”笋农严淑羽说。她父亲严桂兴是村里最早一批笋农,有三四十亩竹林,每日产量1300多斤。

谷壳经水汽发酵产生热气,使底下的笋一批批孵出来,将铺满山地的谷壳顶出裂缝。 供图:严淑羽

每天凌晨三点天未亮,笋农们就头戴着电筒上山了。到下午,笋农们会把这些笋交给村里的笋贩子,卖往江浙沪。但今年冬,笋贩子收货的价格从10元降到了1、2元,收一部分就停秤了,因为他们担心运不出去。各地采取对疫情的严控措施后,县与县、市与市之间有的路被封了。笋子堆在家里一天天变老腐烂,只能倒掉。

县林业局的领导牵线,德清县暂时没有生意可忙的民宿主们都表示愿意伸出援手。民宿主们建起了几个农产品直销群,拉进一些平时积累的民宿客人,向他们推销莫干山的新鲜农产品。其中的春笋直销群,现在每天能销出300-500斤笋。

笋农们下午在家,将早上采挖来的笋子切掉老根,按照客人的订单分成小包装,然后交给顺丰发货。顺丰发货点在镇上,村里、镇里都设了道路管制的卡点,有时候需要民宿主等组成的一线义工组织,帮忙把笋从村卡点运到镇的卡点,接力送出去。

上山挖笋。供图:严淑羽

被莫干山民宿主们称呼为“教官”的梅皋坞山居民宿主潘洪财告诉界面新闻,现在他们建了三个微信群,分别销售竹笋、菌菇,和农产品总汇,中间不加价,帮助农户以市场最低价直接销售给客户。

潘教官认为,虽然是在帮助当地农户,但民宿也在其中获益。“通过朋友圈里叫卖这些农产品,各家民宿无形中也宣传了自己。疫情好转以后,我们也储备了很多潜在客户。”

等待复苏

在歇业空置期间,莫干山民宿主们自发组织的另一件事,是号召各民宿志愿参与,募捐大约3000间夜的民宿客房,在疫情之后向参与抗疫额一线医护人员免费提供,并安排当地民俗活动,给医护人员们补过一个春节。

截至目前已有300多家莫干山地区的民宿参与了这份倡议。

莫干山管理局局长助理刘建林告诉界面新闻,对于疫情之后还将面临的旅游业复苏之前的空置期,组织这样的免费住宿活动,一方面向医护工作者表达敬意,另一方面也可以给莫干山民宿业带来人气,有助于行业尽早恢复。

2月18日,德清县文化和广电旅游文体局发布了文旅体企业复工和民宿恢复经营操作手册。

尽早恢复人气,是莫干山民宿群的共同期待。其实在2019年,由于经济环境因素,莫干山的民宿经济就有所下滑,业内人士称,比2018年的生意下滑50%左右。

由于民宿投资回报周期长,近九成投资者选择 10 年以上的租赁期限。投资额从百万元到千万元不等。 “如果银行不能调低利率,或者延期交付,民宿主的压力会很大。”潘洪财说。

2月14日德清县发布了《关于应对疫情支持服务业企业健康发展的“十条意见”》,其中提到,鼓励银行在原有贷款利率基础上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减免服务收费,减轻企业融资成本;安排疫后旅游行业专项经费用于新增限上住宿餐饮企业奖励、国家3A级以上旅游景区、星级酒店(主题酒店、绿色饭店、美丽驿站)、三星级以上诚信旅行社、特色民宿等重点文旅企业贷款贴息、市场复苏营销、活动策划以及困难补助等。

在上述调研报告中,民宿主们还为疫情之后如何提升莫干山地区的整体旅游经济出谋划策:希望政府相关管理部门扶持文旅配套项目;加大此类项目的招商引资;增加夜游项目;增加环镇公交线路使得周围具备旅游资源的乡村也从中获益,延长游客停留时间;以及淡季适当开放自驾游等。

为了管控节假日的人流,前往莫干山景区的游客需要在集散中心统一乘坐景区的大巴上山,支付每人50元的费用,但这项管理办法一定程度也增加了人们前往景区游玩的成本。民宿主们认为,在淡季不影响交通的情况下,开发自驾游,将有助于整体旅游业获益。

莫干山 供图:刘建林

竹影山居的民宿主汪海强这几日没有生意要做,哪里需要帮忙就去哪里提供免费劳动力,有一天帮村民杀了5000只鸡。还有的民宿主们负责给隔离点的看守人员做饭送饭,有的甚至去附近的口罩、洗手液生产厂里支援上班。

在景区封闭期间,郭欢欢家的食物来源,最初是靠春节前给客人们准备的囤货解决,另外莫干山管理局的刘建林来送过两次菜,他还去山上没有了生意的餐饮店采购了他们的囤货。好在他发现,年前丈母娘在民宿后院开辟的菜园子里,每天都能供应一排新鲜青菜。

疫情让他对这一片五六平米大小的菜地有了特别的感情。今天他打算下山采购物资,顺便买些蔬菜中心,回来重新把这块地翻新,播种。

橙月民宿主人阎兴�E为实践“一米菜园”计划,已经花1000元租下了一亩农地,这几天除了学习充电,就会去地里耕耘一番,播种点作物。在他们的心中,播种下的都不仅仅是种子。

郭欢欢民宿后院,新翻了一部分的菜园 供图:郭欢欢